粵財司歌:《我的夢想》
行業資訊
首頁>資訊中心>行業資訊
抗擊微軟三十年,一場不能退縮的金山反擊戰

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曹謹浩

發布時間:2019-05-30

里根總統靠著椅背,翹起腿,凝視著遠處的閃光燈露出得意的微笑;一旁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則直起身子湊向里根,似笑非笑之間若有所思地低頭掃視著地板。

這是1987年美國對日本正式發動戰后第一次經濟制裁,雙方貿易摩擦愈演愈烈之時,日本首相不得不赴美簽訂城下之盟的一幕。

這一年,剛剛分配到物探局上班的求伯君毅然辭職,南下深圳加入了金山公司。

WPS王者歸來

2019年5月,上交所信息顯示,金山辦公科創板IPO申請已獲受理。這意味著而立之年的WPS終于有望在資本市場敲響開盤的鐘聲了。

目前,國內金山WPS注冊用戶已經達到2.8億,占有了42.75%的市場份額,與微軟Office形成了兩強壟斷的局面。

從橫空出世到無人問津,再到如今重新確立起國民軟件的地位,金山WPS的這一天遲到了將近30年。

對于未來,WPS CEO葛珂就曾對鳳凰科技表示,將沿著服務化的道路發展,這是與微軟完全不同的理念。這種表態也回應了很多人認為WPS是模仿甚至山寨微軟Office的誤解。

這種誤解背后則是國產軟件發展史中永遠也無法抹去的傷痕。

1988年,當推出Windows不久的微軟正陷入與蘋果的司法鏖戰時,在深圳蔡圍屋酒店501房間里,醒著就敲代碼、困了就躺會兒、餓了吃泡面,求伯君就這樣把自己關起來單槍匹馬、夜以繼日地開發WPS。

第二年初秋的一天,當求伯君從501房間內走出的時候,由十萬行代碼構建起來的WPS 1.0悄然面世。

沒有鋪天蓋地的廣告、沒有高逼格的發布會,甚至連具體發售日期都沒有,僅憑口口相傳的美譽,橫空出世的WPS就迅速風靡全國,拿下了90%的市場份額。

以一己之力樹立起民族通用軟件的標桿,求伯君一夜之間成為了程序員們的偶像。

雷軍也在此時慕名加入金山,成為了第六名員工。

那是一段陽光燦爛的日子。

WPS幾乎成為了電腦的代名詞,在圖書館、打字社、大學課堂還有中關村的嘈雜市場里,只要是和計算機有關的地方都有WPS教程、指南一類的書籍。

“讓中國每一臺電腦都運行金山的軟件。”

這是中國軟件行業最輝煌的一頁,然而翻篇就是一敗涂地。

“微軟之下,寸草不生”

上世紀90年代初,IBM、微軟等跨國軟件企業開始紛紛進駐中國各大城市,在前Windows時代發展起來的國產軟件,則經歷了一次行業大洗牌。

1994年,做巨人漢卡起家的史玉柱正在轉向保健品,金山公司憑借WPS依舊如日中天,并接下了給微軟做漢化的業務。

這時微軟順水推舟,主動拋出了橄欖枝,希望金山WPS在文檔格式上能與自家Word互通。

求伯君這些秉持著技術大同的理想主義程序員們欣然答應且一分錢都沒要。然而向來“贏者通吃”的微軟所琢磨的,卻是如何通過捆綁銷售挖走WPS的用戶。

金山對隨之而來的危機毫無察覺。

這一紙互通協議也就成了WPS由盛到衰的轉折點。

在微軟縱容下,國內盜版系統泛濫,個人電腦從DOS過渡到Windows平臺,隨之而來的是WPS用戶短時間迅速流失。如果沒有與微軟互通文檔格式,或許后來的金山就有足夠的時間來應對微軟的挑戰了。

但歷史無法重來。

國際上,微軟故伎重演,以IE瀏覽器捆綁Windows系統銷售的方式讓市場份額高達80%的網景瀏覽器走向沒落。

對此雷軍后來檢討:我們上了微軟的當。

1995年,為了反擊微軟,金山發布了斥巨資開發的“盤古組件”。但面對已經高度商業化的軟件市場環境和掌握主動權的強大對手,半年下來“盤古組件”僅僅賣出兩千套,缺乏商業思維和營銷經驗的金山公司可謂血本無歸。

短短一兩年,中國辦公軟件的格局就徹底變天,成為國產軟件最痛苦的教訓。

到了1996年,金山公司已經連工資都快發不出了。曾經為理想走在一起的開發團隊也只剩一二十人。就在這個關口,微軟還開出七十萬年薪來挖求伯君,一旦成功便能徹底終結WPS這個對手。

“好多朋友勸我,你這桿大旗可不能倒。”

雖然求伯君拒絕了微軟的盛邀,但在最低潮的時刻也只能泡在BBS上發帖鼓舞軍心,也給自己打氣。

一度想辭職開酒吧的雷軍則請了個半年假,常常一個人跑去蹦迪以疏解心中的郁結……

雷軍說:那年我失去了理想。

鹽堿地上種草

“盤古組件”失敗后的兩年里,金山WPS的消息似乎從大眾輿論里消失了。微軟Office取而代之,成為世人眼中辦公軟件的代名詞。人們普遍認為,金山已經徹底放棄了市場前景渺茫的辦公軟件。

只有金山人自己才知道,求伯君這時候已經把房子和車都賣了,只為籌集資金開發出新一代WPS。

但金山彼時最嚴峻的問題,還是如何活下去。

“我們當時想過是否要去做房地產、做保健品,先生存下來再說。”雷軍回憶。

為了賺錢活下去,金山公司先后推出了頗受歡迎的金山影霸、金山詞霸、劍俠情緣等產品。這些“小東西”的盈利解決了生存的問題,并反哺耗資巨大、曠日持久的WPS開發。

此時外界對于金山的印象卻發生了轉變,甚至還有批評聲認為,金山已經偏離了曾經“民族軟件”的標桿,放棄了對微軟的抵抗。

1997年10月,WPS97的橫空出世打消了所有懷疑。

此時距離它的上個版本已足足有四年之久,由此WPS的復出也被媒體評為當年中國軟件產業最具代表性意義的事件。

一年后,WPS97就被列入國家計算機模擬考試內容。

一位用戶這樣評價道:

用過了WPS97,我們有理由相信,國產軟件的崛起將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十幾個人開發的WPS97終究沒能動搖微軟多年重金打造的MS Office霸主地位。當時已經不是個人英雄主義的時代,對于軟件開發來說,資金渠道和團隊管理是關鍵。如果不盡快走上規模化經營的道路,剛剛出現的希望就會有流產的風險。

彼時,有感于國產基礎軟件羸弱的柳傳志出手注資重組了金山,并將其改造成了一只“正規軍”。這次重組也被認為是中國信息技術行業的軟硬強強聯合。

對于聯想投資給金山帶來的變化,雷軍評價道:

“我很感激1998年聯想投資金山。聯想是在金山相對比較寬松的軟件文化中,注入一些比較嚴謹的東西,使我們堅定了做世界一流企業的夢想,一步步往前走。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大幅度地提高了管理水平。”

重組之后的金山趁熱打鐵不斷推出新版本WPS,以更高的性價比超越了微軟同類產品,國人信心為之一振。

但當外界又高呼民族品牌時,求伯君卻非常冷靜與自信:

“金山與微軟的競爭,此前常常打民族牌。這樣做容易讓人產生誤會,誤認為金山只會用民族牌博得同情。其實我們對自己的技術也很自信,這次金山要在技術創新和性價比上直接與微軟比拼。”

萬萬沒想到,在2001年金山推出自己的WPS Office辦公套件的時候,為了維持壟斷地位,微軟竟然不惜將多年前的互通協定撕毀,抹去了MS Office兼容WPS的功能。這種封殺舉動導致WPS一度在市場上銷聲匿跡。

今天來看,這一切是如此的熟悉。

對于此間的種種磨難,用雷軍的話說,金山開發WPS就是在微軟的鹽堿地里種草。

“金山絕不退縮”

2008年10月20日,很多人發現自己的電腦里出現了一則通知,微軟告訴所有用戶若使用盜版Office將會“每小時黑屏一次”。

這就是一時間讓輿論嘩然的“微軟黑屏事件”。

盡管微軟解釋此舉是打擊盜版的善意提醒,但隨意修改用戶操作系統的行為坐實了微軟縱容盜版的不正當競爭手段,更直接引爆了從個人到國家層面對于基礎信息軟件安全的恐慌——

如果對于盜版,微軟都留下了“后門”,那么在正版程序中,個人隱私、經濟信息甚至國家機密的安全防護豈不是形同虛設?

事實上,如同封殺WPS一樣,微軟一直以來都在配合美國政府,利用操作系統的壟斷優勢,充當隨意制裁他國的工具。

對于微軟的這種霸道,苦苦抗爭了二十多年的金山再清楚不過、并早有準備了。

隨著中國加入WTO,市場版權的逐步規范讓已經重寫代碼、獨立解決兼容問題的WPS在政府、企業等大客戶市場屢有斬獲,但這種偏安于一隅的局面并不是金山想要的結果。

“不管你們想沒想明白,先做移動版再說。”

2010年之前,早已預判到未來趨勢的雷軍不斷催促著舉棋不定的開發團隊。于是,金山開始了又一次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內部創業。

2011年,金山率先發布了安卓版WPS,并以一個月一個版本的速度不斷優化更新。

接下來幾年里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憑借“軟件免費+服務增值”的策略,WPS用戶年增速超過15%,移動端更是近乎300%的爆發式增長。

比起金山脫胎換骨的改革魄力,安于在Windows系統上“坐享金山”的微軟兩年后才發布iOS版Office,安卓版更是推遲到了2015年6月。

在手機操作系統競爭中已經徹底失敗之后,微軟才慢吞吞地發布安卓版Office。同年,WPS卻已經從全球200萬個安卓應用中殺出重圍,榮獲谷歌“2015年度最佳應用大獎”,還在蘋果商店獲得了編輯推薦。

足足二十年之后,WPS終于憑借自己的技術實力在移動端完成了多年憋屈后的逆襲。

如今,WPS在移動端市場份額已經高達90%,遙遙領先于包含微軟在內的其他所有對手,確立了國產辦公軟件的地位。此外,WPS還覆蓋所有主流操作系統,徹底突破了微軟或者谷歌單一平臺的限制。

“我們從鹽堿地來到了草原。”

2019年5月17日,在媒體溝通會上,金山副總裁莊湧宣告:

在辦公軟件這個跑道上,金山WPS已經從“追隨者”轉向“領跑者”。

“因為WPS,微軟在中國乃至世界辦公軟件市場才不敢掉以輕心;因為WPS,讓全世界了解到在中國還有一家公司能夠和微軟抗衡。”國內軟件界人士曾如此評價。

如果說海思是華為應對封鎖的“底氣”,那幾經生死考驗的金山WPS,也算是中國辦公軟件應對封鎖的“底氣”了。

而這,也算是求伯君幾十年苦行僧最大的慰藉和更高層面的意義所在。

足球欧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