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財司歌:《我的夢想》
行業資訊
首頁>資訊中心>行業資訊
為什么這些早教機構看起來像騙子

微信公眾號:火柴盒觀察  火柴盒

發布時間:2019-05-30

收了高昂會員費的沐奇、凱蒂范等早教機構接連關店,面對投訴的家長們,早教機構的創始人們說,自己也是受害者:以股權置換方式賣掉公司后,至今拿不到一分錢。這些早教機構的真正幕后老板,卻依然對追償本息的理財投資人說,整合在一起的30多家早教機構估值達65億元。

一個估值65億元的資本局是如何布起來的?

停課、關店

5月13日,中國新聞社旗下財經新媒體中新經緯曝光,早教機構歐拉拖欠教師工資、停課數月。

“3月已經不上游泳課了,4月份還在招新會員。有的家長尚不知情,等著上第一節課。”家長李明告訴i黑馬&火柴盒,其他的家長也是看中歐拉的課程和服務質量,毫不猶豫交了上萬元會員費,“我兒子還問我,啥時候能去歐拉找東東老師學游泳。”李明說。

吳女士是從沐奇轉會到歐拉的。2017年12月,她在沐奇辦了會員,2018年10月,沐奇銷售人員告訴吳女士,門店因漏水無法上游泳課,維修時間需要40天;在此期間,吳女士可以轉到同屬一個集團的歐拉上課,銷售人員幫忙預約了課程。因為當時課程快到期,有優惠活動,吳女士又在歐拉續辦了會員。

i黑馬&火柴盒注意到,2019年2月,許多家長向《中國消費報》爆料稱,同樣是早教機構的凱蒂范先以裝修的名義停課,后來簽署了退款協議卻拒不退款,甚至游泳場地也被偷偷轉租,人去樓空。

沐奇、歐拉、凱蒂范這幾家早教機構怎么了?是真的跑路了嗎?它們之間有什么關系?

i黑馬&火柴盒經過多方調查,試圖還原事情的真相。

“我們一起上市吧”

沒想到,被家長投訴的這些早教機構創始人,一見到i黑馬&火柴盒,紛紛吐苦水——他們自己也是“受害者”。

凱蒂范是第一個“受害者”。

2016年6月,兒童益趣坊(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品牌名為凱蒂范)聯合創始人浦樂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2016年加入國民信和的投資經理文曦彤。凱蒂范2015年成立,主營兒童游泳培訓,曾獲得500萬元Pre-A輪融資,在北京有6家直營門店。

浦樂告訴i黑馬&火柴盒,文曦彤將他們帶到了位于盤古大廈的辦公室,見到了國民信和幕后老板白穆春。i黑馬&火柴盒查詢公開信息發現,白穆春是中南大學機電系2001級的學生,畢業10年的白回到母校,并于2015年8月27日給中南大學捐贈220萬元。

白穆春向中南大學捐贈220萬元,圖中右四為白穆春

天眼查數據顯示,跟白穆春相關的公司有15家。其中,白穆春在國民信和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國民信和投資基金有限公司、國民信和控股有限公司擔任法人。這幾家公司均以項目投資為主要業務。

當時,白跟浦樂說,自己管理著50億元的私募基金,計劃在教育領域投資1.5億元,建造中國最大的兒童室內樂園,同時通過收購早教品牌,擴大經營規模,最終在3-5年內實現上市。

白希望跟專業機構一起實現這個夢想。隨后,白還帶浦樂參觀了位于北苑總面積20000平米的華貿中心,白自稱,這是他準備建造兒童樂園的場地。

浦樂心動了——安博教育、樸新教育都通過并購整合快速實現了上市。(安博教育2000年成立,主營業務包括職業培訓和K12輔導,曾斥資超16億元收購近30所學校和培訓機構,2010年赴美上市。樸新教育2014年成立,主營業務為K12輔導和留學服務,在收購48家學校后,2018年6月赴美上市。)

2016年8月10日,浦樂跟白穆春指定的、聲稱由國民信和控制的北京明海遠晟教育咨詢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海遠晟)簽署合作意向,浦樂持有的凱蒂范85%的股權,置換成明海遠晟20%股權,浦成為明海遠晟共同股東。在合作意向里,白穆春承諾:明海遠晟自有投資達1.5億元時,浦可以稀釋15%的股權。

明海遠晟2015年10月成立,注冊資本100萬元,2017年增資為3000萬元,法人為王超。天眼查數據顯示,王超持有國民信和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1%的股份。

明海遠晟的法人為何不是白穆春?白當時的解釋是,未來明海遠晟要上市,不能體現關聯關系。

2017年1月24日,浦樂跟明海遠晟簽訂股權置換協議,凱蒂范正式被明海遠晟收購。白穆春沒有花一分錢。

成功收購凱蒂范成為白穆春教育大業邁出的第一步。

2017年3月,文曦彤開始跟歐拉接觸。歐拉2013年10月成立,2014年3月簽約入駐北京新奧購物中心,主營親子游泳早教服務。

歐拉早期股東李靜告訴i黑馬&火柴盒,當時歐拉擁有超過2000名會員,平均每個月營業額近百萬元,最高單月盈利達到286萬元,除了國民信和,還有其他資本也在與歐拉接觸。2017年6月,凱蒂范作為盡調團隊參與明海遠晟收購歐拉的談判。國民信和承諾引進先進技術改善管理,以低于100萬元的成本保證每個月300萬元的營收。2017年9月13日,明海遠晟與歐拉簽訂股權協議,歐拉以2000萬元估值,置換明海遠晟10%股權——明海遠晟估值2億元。

明海遠晟并購早教機構打包上市的步伐并未到此為止。下一個目標是沐奇。

沐奇創始人郭文博告訴i黑馬&火柴盒,沐奇由丈夫和自己創辦,到2017年有6家直營店,有合作意向的加盟商90多家。郭文博一直想找到一個新的事業合伙人,進一步全國擴張。2017年8月,她通過文曦彤見到了白穆春。

白對郭說,沐奇是親子游泳領域最先創立并最具影響力的品牌,可以通過并購整合資源,達到快速擴張、打包上市的目標。他承諾將已整合了凱蒂范和歐拉的明海遠晟交給郭文博管理。郭覺得離自己的夢想近了。

出于謹慎,郭文博讓自己的原始股東李冰對白穆春進行了背調。李冰從他的一個在國民信和任職的前下屬了解到白穆春的情況。2018年1月,沐奇按數千萬元估值,置換明海遠晟的股權。明海遠晟的估值漲到了5億元。

白穆春的收購之路為何如此順利?除了“打包上市”的故事之外,文曦彤告訴i黑馬&火柴盒,這些機構被收購時多少都有資金問題,包括負債、欠款和拖欠工資。其中,沐奇被收購時,明海遠晟補充了一部分運營資金,墊付了一百多萬元員工工資。歐拉則是現金流出現問題,有一部分員工借款。

沐奇創始人郭文博對此回應,這些負債均屬于經營上的正常負債,比如工程裝修尾款、租金、融資租賃等按期的繳費,沒有重大欠款,并且公司處于盈利狀態,被收購時股權置換協議里也已經將欠款扣除。

歐拉早期股東李靜表示,歐拉有股東借款,白穆春以明海遠晟的名義簽署了回購條款,但至今沒有兌現。

據浦樂不完全統計,明海遠晟以股權置換的方式,控股了近30家教育機構,包括武漢東方愛嬰,武漢新愛嬰,武漢的兩家紐約國際早教中心等。

天眼查的數據顯示,明海遠晟控股的企業共有7家,均為明海遠晟100%持股。其中,凱蒂范法人為趙志鷹,歐拉法人為錢坤,其余5家法人均為王超。天眼查數據顯示,錢坤同時是北京眾志信誠教育咨詢有限公司法人,她與白穆春分別持有該公司50%的股份。

錢到哪里去了?

按白穆春的布局,明海遠晟還要指望旗下的歐拉、凱蒂范“打包上市”,怎么會讓它們走到人去樓空、被家長集體聲討的地步呢?

浦樂告訴i黑馬&火柴盒,凱蒂范作為第一家被明海遠晟收購的早教機構,本來計劃在北苑華貿開展兒童主題樂園項目。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明海遠晟資金一直沒有到位,也沒有支付房租,華貿終止了租賃協議,兒童主題樂園項目宣告失敗。文曦彤承認,當時集團的確是資金鏈出了問題。

這些被明海遠晟收購的早教機構,成了白穆春解決集團資金鏈危機的造血機。

浦樂、李靜、郭文博告訴i黑馬&火柴盒,機構被收購后,白穆春派遣大量國民信和員工進入,掌握了這些早教機構的控制權和財務權。同樣被白穆春收購的某英語早教機構創始人陳先生告訴i黑馬&火柴盒,收購完成后,白穆春直接派一個財務人員接管了機構,創始人陳先生則作為老師繼續上課。文曦彤也曾表示,完成收購后會由國民信和派出財務對接被收購主體的財務。

隨后,被國民信和掌控的早教機構開始通過促銷招收預付費會員。家長透露,課程均價在2萬元左右。浦樂說,這給公司帶來了短期的業績增長,但這些收入并沒有投入到課程服務上。

被國民信和收購的早教機構的創始人,有沒有變現呢?無論是凱蒂范聯合創始人浦樂可稀釋的15%股權,還是沐奇、歐拉的股東債權,持有人均表示到現在為止沒有拿到過資金。浦樂說,迄今還有8個月的工資沒有收到。

那么,這些錢到哪里去了?

“出事之后,怎么都聯系不到白穆春,我給他發了條短信,說我要跳樓了,三分鐘后收到他的回信,聲稱過幾天就會到款,然而‘過幾天’是他一直的托詞。”李密對i黑馬&火柴盒說。

李密并不是交了會員費沒法享受服務的家長,而是投資了國民信和理財產品的投資者。2013年,李密在國民信和投了50萬元做理財,年息12%。2014年,本金和利息同時打到了李密賬上。

2013年7月,北京銀監局曾發布一則風險提示,北京國民信和投資基金有限公司假借北京銀監局及其轄內銀行名義虛假宣傳推銷基金產品。

高回報,同時李密有親戚在國民信和當業務員,這都讓李密隨后幾年繼續投資國民信和,累計金額達數百萬元。

國民信和還提供房屋抵押理財服務。李密的親戚們有幾套房子在抵押,加起來金額達上千萬元。

2018年下半年,國民信和的利息返還開始出現問題。2018年8月,業務員告知李密,公司要上市,可以將債權轉為股權獲得更高利潤。2018年11月,李密收到了一份債轉股的協議文件,以數百萬元投資,購買南京睿垚的股份,在估值65億元的明海遠晟間接獲得相應股權。國民信和承諾,2018年12月會還本付息,接著又改為2019年3月。

當預感到債轉股本息可能無法兌付的時候,李密聯合其他投資者找到白穆春,希望他寫一個聲明:無論南京睿垚和明海遠晟是否盈利,投資人都可以找白穆春擔責。白穆春以有人在打擊早幼教公司為由,拒絕發聲明。

后來,李密的親戚告訴他,2018年12月,房子就無法還貸款了。

“我真的謝謝您,不要報案……”

像李密這樣在國民信和投資理財產品的人不在少數,少則幾萬元,多的甚至投了幾千萬元。李密告訴i黑馬&火柴盒,2018年下半年開始出現本息無法兌付的情況后,抵押房子的投資者,需要自己每個月還數萬元房貸,有精神失常的,有要跳樓的。

2019年3月15日,部分投資者代表在國民信和原辦公地點——離盤古大廈2.5公里的奇跡財富廣場向白穆春討要說法。

參加會議的李力向i黑馬&火柴盒提供了當時的錄音。

投資人并不是直接與國民信和簽訂的理財協議,而是與別的公司,例如南京睿垚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南京智格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南京邦聯格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南京航綺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人擔心白穆春不認賬。

白穆春當即表示,國民信和與上述提到的公司,從工商信息上看沒有關系,但實際都是國民信和控股的公司,所有跟上述公司發生過的債務關系,國民信和都會償還。

怎么還?

白穆春提了兩個方案:一是清理固定資產,二是清理輕資產包括教育和醫療投資。

白自稱,自己擁有的固定資產包括淄博佳美商業、南京美達機電、棗莊倫達置業等,教育資產主要是明海遠晟。

有投資者質疑,明海遠晟的法人為王超,并非白穆春。投資人要求白穆春提供持有明海遠晟的證明或者代持證明,但白并沒有給出。

白穆春說,目前他累計募資金額近12億元,預計收購605家早教機構。他說自己2018年下半年開始接觸早幼教標的,第一批收購了20家門店,包括凱蒂范、沐奇和歐拉,組成明海遠晟,準備打包上市;現在由于規模限制,重新分批打包重組,降低估值,找投資方收購,實現債權投資人退出,并支付房抵貸的月供。

投資人李力:“已經了解到你的一些相關信息,大家現在就可以報案,但我沒有,是因為依舊對你存有一絲希望,說實話,我的錢不多,現階段是考慮不想出現擠兌的局面。”

投資人李楠:“我真的謝謝您,不要報案……”

投資人李想:“我從去年就開始到各個早教機構去轉,雖然有問題,但是白穆春都在約定好的時間節點把問題解決了,早幼教機構沒有療傷期,問題解決了立馬就能營業。”

……

顯然,白的承諾讓投資人對其依然心存幻想。又是兩個月過去了,白穆春對投資人的承諾依然沒有兌現。

中新經緯曝光之后,歐拉5月17日對外發布公告,5月13日至5月15日閉館是因為國家重大會議的召開,游泳課不能開課是因為熱力供應問題,并承諾5月24日游泳課將正常約課。

5月17日,i黑馬&火柴盒聯系到新奧購物中心運營部工作人員,關于此前歐拉閉館及停課情況,工作人員回應,“之前歐拉運營出現一些問題,加上會議召開閉館了一段時間,目前歐拉拖欠的熱力費用已經繳清,熱力系統將恢復供應,下周游泳課就會開。同時我們也會督促歐拉提高衛生質量,保障孩子健康安全。”

足球欧赔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