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財司歌:《我的夢想》
行業資訊
首頁>資訊中心>行業資訊
一年收6億,醫美真的暴利?

來源:投資界  李拜天

發布時間:2019-04-10

“顏值經濟”正催生出新的IPO。

4月9日凌晨,醫美平臺新氧科技提交了赴美上市招股書,納斯達克有望迎來中國的“互聯網醫美平臺第一股”。

醫美,這是一個暴利與神秘共存的行業,嚴重兩極分化:有人認為借錢整容也值得,有人則避之不及。

而讓投資人興奮的是:這還是一個十年前就進入高速發展期、黃金時代里遍地是錢,且增長空間巨大的行業。

但錢,真的那么好賺么?

深扒互聯網醫美第一股:

一年營收6億,增幅138%

“你不知道,入了醫美的坑,爬都爬不起來。”

整容上癮。身邊漂亮女孩越來越多,比起批量化產出的網紅臉,女性朋友更傾向于“悄悄變美”“偷偷變高級臉”,醫美對很多人來說并不一定是在臉上“大動干戈”,個性化變美可以通過微整來實現。

顏值經濟讓整個醫美行業欣欣向榮。新氧的招股書顯示,公司近三年營收規模實現跨級式增長,其總營收從2016年0.49億元先躍升至2017年的2.59億元,增速高達428%;2018年總營收進一步增長138%至6.17億元(約合8980萬美元)。

其2018年實現凈利潤5508萬元,同比增長220%。

這樣的營收和凈利潤背后,是線上獲客渠道的獲客支出的與日俱增。與傳統、剛需型醫療相比,醫美屬于改善型醫療,因此醫美機構始終需要依靠營銷獲客,有資深醫美業從業者透露,線下醫美診所平均獲客成本為6000元/人,而以往醫療美容機構有40%甚至更高的營銷費用給到渠道,而這些費用又最終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而社區+咨詢+電商的平臺模式,相對來說能有更好的獲客效率。招股書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新氧通過社交媒體網絡和特定的媒體平臺傳播的豐富媒體內容,平均每月有超過2.4億的觀看量。

招股書顯示,目前新氧業務覆蓋中國超過300個城市,吸引近4000家認證醫美機構供用戶選擇,主要包括醫院、門診部和診所。此外,2018年,新氧的信息服務費和預約服務費的收入比例為2:1。

那些VC/PE支持的醫美平臺

新氧成立不到6年,截至交表,曾經獲得過6輪融資:

公開資料顯示,蘭馨亞洲已連續兩輪領投新氧,經緯中國更是累計5次投資新氧。根據新氧此次披露的招股書,經緯中國持有新氧21.7%的股份,摯信資本持有公司17.5%的股份,Youthful Acquisition LP持有10.8%的股份,蘭馨亞洲持有公司9.3%的股份。

招股書顯示,新氧董事邵暉持有公司28.8%的股份,不過,招股書同時也宣布,邵暉辭去公司董事職位,據悉,邵暉是公司的天使投資人,后來又追投了C輪,所以股份比較多,但并未參與過公司管理。據招股書,新氧董事長、CEO金星擁有1200萬股A類普通股,此次發行后,金星的A類普通股將轉換為B類普通股,擁有超過50%的投票權。

新氧是典型的醫美平臺型企業,前幾年,這樣的公司有大批應運而生,且獲得VC/PE支持。目前,醫美APP更美也已融資至D輪,悅美融至C輪……據投資界不完全統計如下:

快速增長的醫美市場吸引了無數創業者前赴后繼,也催生了他們對資本的渴求。可以看到,紅杉中國、經緯中國、IDG資本、高榕資本、同創偉業、君聯資本等行業知名機構早在3-5年前就開始布局。

但2018年至今,融資卻在少數。互聯網醫療平臺做的不是單純的流量分發,而是為醫療機構、醫生、患者提供全方位的專業服務,這種能力需要長時間積淀。

暴利背后的生存真相

兩年前,一家專門生產玻尿酸的公司擬IPO的消息引起軒然大波。

這家注冊資本9000萬的企業,一針玻尿酸產品原料成本加起來不超過200元,其中透明質酸鈉159.82元/克、注射器8.8元/支、針頭4.76元/個,但出廠價卻翻了2—15倍。營收主要依賴一支單品,前五大客戶三家關聯公司,子公司集中虧損卻要沖擊IPO,這讓人們進一步發現了行業暴利。

雙眼皮、去皺、隆鼻、豐唇……在所有微整形手術當中,玻尿酸是最常見也是剛需的材料。玻尿酸價格差異很大,卻有一點達成了共識:貴。便宜的數百元,數千上萬的也很常見。但你或許不知,如此昂貴的玻尿酸,其成本還不如吃一頓麥當勞,毛利率達九成,當真“一本萬利”。

不止這支小小的玻尿酸,整個醫美行業都曾有個很黃金的時代。

業內前輩回憶,十幾年前,醫美機構還不像現在遍地可見,他們去東三省做生意,開著車在各個醫美機構間轉上一圈,回來車里就裝滿了現金。傳聞如此,彼時剛剛被打開的醫美早期市場,賺足了供需不平衡的差價。

但那只是曾經,如今有從業人員感慨:線下實體醫美機構已經走至倒閉潮前夕!2018年底,聯合麗格集團董事長李濱日前發文道:“本來預測醫美診所的倒閉潮會在明年的下半年到來,沒想到今年底便初現端倪。”他曾在朋友圈內,一天看到了4家轉賣的消息。

極速增長的醫美市場,并不意味著能用繁華掩蓋陰暗面,更不不代表一切機構都有利可圖。新氧創始人金星也曾在公開場合說到,很多醫美機構在大面積虧損,整個中國的醫美市場中,只有30%的機構是盈利的,多數處于持平或者虧損的狀態。

同整個醫療大環境一致,醫美也處于資源高度集中的現狀,排名前10的城市集中了近半的醫美機構,這誘發了眾多“黑市”、“黑醫”,讓行業變得魚龍混雜。

李濱總結大批醫美診所繳槍投降的原因:一來是診所證照的放開,牌照不再是可以賣大錢的所謂“稀缺資源”;二來政府加強了對黑醫美的打擊力度,醫美黑市業者急于洗白;三是許多誤以為醫美是“金礦”的外行投資人涌入醫美行業……

這是醫美行業正在上演的冰與火之歌。

當醫美成為潮流:

“我種的不是頭發,是自信”

植發,正漸漸成為醫美的新藍海。一位R姓男性朋友透露,自己在某機構植發已經花費7萬余元,“我種的不是頭發,是自信,未來還有可能是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

不管是悅人還是悅己,投資自己,是很多人同生活對抗的籌碼。整容達人吳曉辰是堅定的整形愛好者,她有一張花400萬塑造的臉,給自己做整容規劃,每年必來一次大手術,每月必動一次細微之處,即便醫生告訴她“你已經很完美了”。想讓變美凍齡真實發生,醫美已經成為她的態度。

大眾審美意識的發生、形成和流變,造就了醫美行業幾年來的起伏。從談整容色變的遠離,到對塑造更好形象的熱衷,醫美在消費升級、審美提升、女性男性經濟雙重爆發、消費主力人群變換的多重作用力下,終于飛入尋常百姓家。

一份“殘忍”的數據顯示,在中國,1000人中只有2人會接受醫美服務,相較于美日韓等醫美市場成熟國家10%左右的滲透率差距頗大。但這從另一個層面證明了市場潛力——2018年預計有近2000萬中國人消費醫美,相比于韓國,還有6倍增長空間,這意味著未來會有上億人消費醫美。

德勤的報告顯示,中國醫療美容市場2017年規模達到1925億元,這個市場規模居全球第二,報告還預計2022年醫美市場將達到4810億元,有望居于首位。

這大概解釋了,為什么行業的錢越來越不好賺,但創業者依舊前赴后繼。

足球欧赔分析软件